600808

  “哦?”马谡闻言诧异的看向诸葛亮:“不是庞统?”  “这位将军,小人只是个斥候,军中部队是分开驻守的,这几天那诸葛先生每天都会往这边增兵,具体有多少,小人真不知道。”斥候苦涩道。  “你敢!”张任森然看向刘璝,这个平日里老实巴交,任劳任怨的男人,此刻一旦下定了决心,行事之果断就连张任也有些惊讶。600808

  既然帮不上忙,就只能希望曹操能够帮自己拖延更多的时间了,荆州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谋划蜀中,这个时候,哪怕刘备心里的确对封王之事很感兴趣,也绝不能因此而坏了他和曹操之间的关系。  刘璝叹了口气,看着张任,微微一礼道:“张将军,非我不忠,只是刘璋此次做的太过,这等昏主,不杀难消我恨!这几日,就委屈将军了,待我攻破成都之时,再来向将军请罪!拉下去,好生照看,切不可怠慢。”600808  “听过,吕布麾下,前任律政司总督法衍之子,听闻也是法家传人。”马谡点点头,法正在吕布麾下名声并不如庞统、徐庶以及老一辈的贾诩、陈宫还有沮授这些人响亮,马谡知道的也不多。

  刘备大营之中,看着关羽安全回来,终于让刘备松了口气,他可不想自己的得力大将有任何损失,连日来的战事不顺,但却并没有让刘备太过担忧,曹操那边都从一开始的猛攻逐渐转化为守势,到现在,依托之前的营寨在虎牢关外重新筑起了一座要塞,把刘备也是弄得瞠目结舌,但曹操能这么做,刘备却不能,伊阙关外的地形是呈扩散式的,在这里就算建下一座关卡,也起不到太大的意义。  “呵,好一个忠臣!”刘璝闻言,不禁冷笑一声,若无此事,恐怕孟达此刻依旧会甘当刘璋的狗腿吧?  如果不破蜀中,这就是一个死局,唯有拿下蜀中,三大诸侯才能并存,齐心协力来与吕布形成南北抗衡的格局,所以,蜀中再难,也要拿下,而且吕布既然已经动手,也就代表着诸葛亮根本没有第二次机会卷土重来。

  就算吕布不再派兵,单是阆中投降的那十万蜀军,就足矣让诸葛亮头疼。600808  “动手!”这一句,却并非出自刘璝之口,而是人群中,几名偏将突然怒喝一声,然后不等张任做何反应,有人持着木棍,前方有一截绳套,将张任的四肢套住,而后几名将士猛力一拉,顿时将张任拉倒在地。  “那你待如何?”人群中,突然响起一声闷哼,众人回头看去,却见张任披盔带甲,手持长枪,在几名士卒警惕的看管下,缓步上前,一股浓浓的压迫感散发出来,让周围一群世家不由自主的退开几步。】

  荆州虽然在蜀中也有探子,但显然能力并不够,那些探子更多的是注意关中兵马的动向,至于蜀中内部的事情没怎么注意,反倒是游学的诸葛均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,才提前结束游历赶回荆州将此事告知诸葛亮。  “我之前已经飞鸽传书,让主公派人过来接管汉中,如今汉中已定,张鲁可以送去长安书院当他的道家天师了,你这段时间做好交接准备,交接完毕之后,想必阆中那边已经有了消息,若功成,就立刻带着六千精锐入阆中,助我稳定军心。”庞统点点头,少有的正色道。600808  “刘将军,已经跟你说了,主公近日身体不适,不能见客!”刺史府外,几名守卫拦住了刘璝,其中一人有些不耐道。